欧亿3-高德注册-高德官网

欧亿高德注册_刘华智:年轻最大的资本,就是有离开舒适区的勇气

  回到十几年前,刘华智可能做梦也想不到,自己会留在澳门创业。出生于20世纪80年代的他,从小就喜欢冒险,跟“安定”二字无缘。大二时,他自己买了张单程机票飞往上海,在那边读了两年书后,再到香港待了几年,后来,他又和好朋友一起去了葡萄牙里斯本工作。

  刚到葡萄牙时,他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熟悉:悠闲的生活节奏,与澳门相似的街头建筑。就连警察制服,几乎都一模一样。但很快,刘华智发现自己错了。“只待了几个月,我就觉得过不下去了。那边的人根本不是休闲,是懒散啊!”

  葡萄牙人每天的生活节奏是这样的:上午将近11点来到公司,中午吃个饭要两个半小时,下午工作一小时后,要去楼下抽半小时的烟,有时不到5点,大家就下班走人了。

  他曾筹备过一个项目,眼看着第二天就要开幕,前一晚必须加班赶工,结果聘请的一班葡国人根本不愿意加班,好说歹说,加3倍工资都不干。葡国人坚持说,回家比工作更重要。“我那晚真的非常郁闷。也许是当地福利太好了,那边的人没有生活压力,没有竞争,没有挑战性。别说上进心,简直连责任心都没有,这种环境太不适合年轻人待了!”

  那一晚上,刘华智孤零零地一个人在现场。搭台搭到凌晨三四点,由此也下了回国的决心。

  一开始回来,他是应澳门理工大学的邀请到学校任教的。但工作一段时间后,刘华智萌发了创业的念头。“很多人说,设计师的责任就是改变社会,但我却很少看到能这样做的人。我父母也曾以为我是出去了就不会回来的人,但回来之后,我却特别想为自己的城市做一些改变,感觉有一种使命感,生活不能只围绕着赚钱养家。”

  从小对澳门习以为常,但在与上海、香港、里斯本对比过一圈后,刘华智才发现,澳门与其他城市是如此不同。“澳门的大街小巷是中西糅杂的,既有本土风格的庙宇房屋,又有葡萄牙式的教堂洋楼。我们小时候经常踢球的公园里,竖立着许多葡国人的铜像,长大一些后我才知道,那些都是当年的航海家、傳教士、商人……”

  刘华智渐渐意识到,自己出生的城市是慢慢被人发现的。而那些从小在一起玩的葡国小朋友,周围多元化的文化和风貌。也给了澳门人一种与生俱来的文化包容性。

  “澳门是个很特别的地方。既保留着悠久的中国历史,又长期接触着欧洲文化。香港的设计可以是非常国际化,跟最新潮流无缝对接的,但澳门却保留着大量的本土文化元素和城市面貌,这也是我们创造力的来源。”

  对设计师来说,头脑加双手,还有一台电脑,就是所有的生产设备。创业的确不需要那么多的投入资金。但面对一个只有几十万人口的小城,能找到让自己生存下去的市场吗?

  “的确,从这个角度来看,澳门不太适合创业:流动人口太少,物业和人工成本又太高。这里只有十几万的劳动人口,常驻人口60万。旅客虽有3000多万,但大部分都分散在赌场和旅游区。”对于回来创业的难度,他一开始就做了心理准备。但在刘华智看来,澳门也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平台,背靠祖国和大湾区丰富的资源,又与外界有着频密的联系,出国非常方便。“我相信澳门不会让我饿死,但也很难实现更大更多的梦想,所以我在努力地向外发展。”

  如今每逢英美、日本等国的学校或机构邀请刘华智去演讲,他都会首先强调自己来自澳门。“它可能在地图上找不到。但却是亚洲经济发展推动力最大的城市之一,有自己独特的文化和创造力。”

  

 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澳门设计师,他和工作室在面对客户时,经常要解答的一个问题便是:“我们为什么要请一家澳门公司,而不是香港、美国、欧洲的呢?”

  这个问题。他在今年接手的一个项目上又一次碰上:日本白石画廊。

  提到Whitestone Gallery白石画廊,艺术爱好者们应该都不陌生,它的创办人白石幸生在半个多世纪前创办了它,从此它便成为二战后许多艺术家崭露头角的舞台,在国际上也有着很大的影响力。

  然而,白发苍苍的白石老人出现在刘华智面前时,也带来了自己的难题:白石画廊已经50多岁了,原有的形象年代感太强,需要一个新的面目。“我希望将一个拥有全新形象的画廊,像一个礼物般交到儿子手上,让他去经营。而这个新品牌形象,我希望可以再持续50年之久。”

  这次白石画廊的形象改造,是个大工程,它位于不同城市的四个空间的整体装修,是由白石老人的一位老朋友,著名建筑师隈研吾来操刀的,而Chiii Design接手重新设计的品牌视觉形象,在50多年前是由东京艺术大学的教授设计的,压力可谓巨大。

  “第一次去客户那边开会时,我一进去,发现一桌坐的全是德高望重的老前辈,连东京艺术大学的校长也在。而且日本人的长幼尊卑观念很强,所以一开始我除了介绍自己的工作外,基本不太敢发表想法,只是坐在一旁听。”

  刘华智回忆,尽管大家当面没有提出质疑,但后来翻译告诉他,大家私下问了好几次白石老人,为什么要去国外请一个毛头小子来做设计?白石老人只是淡淡地回答:我相信,如果有一个来自外界的新力量,注入到这个老品牌中,一定会让它走得更远。

  

  Chiii Design在澳督府旁的一栋葡萄牙风格的百年老楼里。

  “可能是我比较幸运,虽然只和白石老人见过三面,却非常投缘。我也问过他为什么选择我们,他只是说,是一位日本老朋友介绍的,我信任他。我提出要给他介绍自己以往的设计作品时,他直接摆摆手,说不需要!”

  刘华智告诉《南都周刊》记者,日本的本土文化意识很强烈,需要保留其特色,但整体经济的下行,又急需外来的声音去刺激。同时,这些品牌面临着全球扩张的需求,需要跟更多的新市场、新艺术作品接轨,这都是为其打造形象时需要考虑的元素。

  所以他们提交的最终方案,虽然看起来很简单,背后却考虑了非常多的商业元素。它必须看起来非常日本,但又能被国际市场接受。

  “我们从小就被教育,先保留自身的文化,再去适应和发展新市场。”在他看来,这也许是自己创立了工作室后,得以在全球25个城市扩展项目,被不少历史悠久的艺术品牌委以重任的原因之一。

  刘华智创立的工作室Chiii Design,在澳督府旁的一栋葡萄牙风格的百年老楼里,能一眼望到特首的办公室。“这里曾经是政府员工的住所,后来被一位商人买下,我们又把其中一边给租了下来。”

  工作室占据着老楼一边的整整五层,光是为了重建和装修它,就花了一年多的时间。因为所处的地段比较重要,施工时要非常谨慎地控制噪音,不能影响旁边的特首办公。而且老房子有很多不能改造的地方,尤其是水管电路,改动时要非常小心。

  尽管如此,刘华智还是特别喜欢这种楼房。他们将底层改造成了画廊和咖啡厅,上面则是办公区和会议区。每天门口的街上人来人往,非常热闹,让人心情愉悦。

  “我是1983年出生的,属于澳门经济快速发展中成长的一代,很幸运。从小到大,我们周围人与人的距离都很近,所以我一直到现在也不太喜欢用电商和社交网络。我觉得人就像蜜蜂,如果不再近距离互动,这个城市会很快失去活力。”

  他喜欢这个城市的人情味。比如,平时下楼买一瓶饮料的时候,可能会碰到一两个朋友,或者会跟街坊、士多老板聊聊天,生活立刻就丰富很多。“如果每个人都退回到互联网上,只和快递员和外卖小哥打交道,会很单调吧。”

  他也认识一些同行,是从内地一线城市来澳门任教的,后者的第一感觉都是:澳门好慢、很喜欢。“在上海、香港、葡萄牙都工作过你就会发现,前者的发展节奏会让你压力倍增,而后者则慢得让你无法忍受。而每次回到澳门,都有很舒服的感觉。”

  每逢出差很久,一回到澳门,他一定会去老街区吃碗面。“我特别喜欢去三盏灯,那里有家园林小吃店,面和米粉特别有名,周围街坊都知道。”三盏灯距离大三巴牌坊大概走路20分钟的距离,与游客区隔开了,是一个特别有本地生活气息的地方。据说因为这片圆形广场的中央立着一支灯柱,虽然上面有四盏灯,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,都只能见到三盏灯,由此得名。

  在这一带,汇聚了许多价格亲民的美食,也有许多摆摊的小贩,老字号餐厅至少有十几家。由于附近除了本地澳门人外,还居住着不少华侨和东南亚人士,所以美食种类也非常多元化:烧腊、车仔面、米粉、咖喱、猪脚、猪杂、糖水……应有尽有。

  另一个他特别喜欢逛的地方,是雀仔园街市(葡萄牙语:Mercado Municipal Horta da Mitia),位于澳门半岛中部,也是古老的居民区之一。雀仔园所在的地区,原来是东望洋山南麓的一个茂密树林,在明朝天启年间成了葡萄牙人的一个聚居点。据说,当时住在水坑尾的葡萄牙人特别喜欢到这个树林打猎,而且每每都有所获。所以他们认为这片树林是雀鸟的巢穴,因此称之为“雀仔园”。

  如今的雀仔园坊,树林已经被澳葡政府砍掉,并在原地规划成了方格状街区,藏着不少地道美食。雀仔园街市是一座西式单层方形建筑,四角都是入口,内部是一排排固定摊位,呈回字形分布,出售鱼类、肉类和新鲜蔬菜瓜果,也有好几家老字号面店。

  据说早在清朝光绪年间,这座街市就已开设,当时是两座木质结构、红色瓦顶的楼,后来年久颓败,就进行了重建,正门那儿镶嵌的“1939”字样,就代表着它重建的年份。这里白天是街坊们买菜的地方,晚上摊贩们收档,则轮到江湖卖艺人开工上场,是个颇值得一逛的地方。

  他喜欢这个城市的人情味。比如,平时下楼买一瓶饮料的时候,可能会碰到一两个朋友,或者会跟街坊、士多老板聊聊天,生活立刻就丰富很多。

  刘华智小的时候,念的是教会学校。当时澳门的官方语言,排第一的是葡萄牙文,第二是英文,第三是粤语,根本没有机会学普通话,课本上也几乎没有关于中国的内容。如今他的孩子念小学一年级,也背圣经,但普通话、英语、粤语都说得非常溜,也比当年的他更了解祖国的历史文化。“我感觉澳门的学校对知识和语言的平衡,是做得非常好的,现在的孩子,比我们当年的视野会更广阔。”

  在他看来,尽管如今经济大环境面临着波动,也有人说澳门物价房价太高,压制着年轻人的进取心,但他却对澳门年轻人的未来有着不同看法。“澳门最贵的楼盘,如今大概13万澳门币一平方米,大部分新盘均价是10万澳门币每平米,二手楼价则在5-10万之间。而且澳门政府规定,买房总价在600万澳门币以下的话,是可以申请九成按揭贷款的,所以我觉得对于月收入1-3万的澳门年轻人来说,只要他不是买豪宅,房价负担并没有高到不可承受的程度。”

  刘华智以前总感觉,澳门人好像没有什么特征,但是澳门回归后,尤其是近几年,他感觉澳门人的改变越来越明显。“很多年轻人想要冲出去。政府在推动大湾区的发展时,很多人意识到可以通过这个平台,将本地的东西带出去。我觉得如今的澳门人,在保持日常节奏、享受生活的同时,也拥有了更大的视野和机会。”

  而他对于自己的事业,目前是充满期待的。“我是从来不想后果的人,所以很敢闖,这不一定对,但我觉得年轻人的资本就是年轻,要有勇气离开舒适区,不要患得患失。年轻的最大资本,就是你输得起。”

这是一个广告位